自傳

If I have seen further,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  Isaac Newton
(如果我看得比別人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艾薩克·牛頓)

我希望我能成為學生們的肩膀,讓他們看得比別人遠。-- 陳奕均


       我在台灣最具傳統文化的城市,台南府城長大。母親本生喜歡下廚,具有專業廚師執照,其兄弟在北台灣,中國等地開設鋼鐵工廠。父親畢業於聯合工專,自行創業經營錫床工廠。父母背景雖然都與工程機械相關,但對工程機械電機的等相關內容,實在提不起興趣。從小我們家庭每到假日一定會全家到戶外走走,探索自然的奧妙與壯觀。為什麼溫泉會是熱的?為什麼山會那麼高?在我小小的心理埋下了對自然與生命的熱誠種子。為了瞭解自然的奧妙,家裡小小的書房以及學校的圖書館變成我的樂園,我不在圖書館,就是在圖書館的路上,這個習慣一直到了今日依然改不了。在埋首書堆的日子,我逐漸找到我的興趣與夢想,我希望能成為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因此在高三指考那年,我放棄讀醫科的機會,毅然決然地踏上成為科學家的路,選擇生化科技學系就讀。
  在台灣大學生化科技學系所就讀的六年期間,深感科學的浩瀚,先後對免疫與老人失智有興趣。在大學期間進入台灣大學陳俊任教授進行關於骨髓分離的抑制性細胞 (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 MDSC) 與痛風的研究。在研究所時期,決定改往老人失智與保健食品的項目發展,主要原因是因為潘子明老師實驗室常與業界合作,可以提供業界所需的資訊,避免研究人員最常被詬病的問題:困在自己的象牙塔。在潘老師的實驗室,參與兩次的業界開發新保健產品的計劃,第一個計劃進行到了後期,我負責做機轉的部分,這也成為我的碩士論文。第二個計畫為初期計畫,進行以大鼠實驗進行安全性評估與功效評估。在整個研究過程當中,犧牲了許多小生命,犧牲到最後,我的罪惡感告訴我,是否要繼續走這條路?
  在大學期間,除了課業之外,我參加了許多的課外活動。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誤打誤撞的領袖社。領袖刻課程很特別,除了請一些人來社團演講,也教我們打坐集中精神,到偏鄉 (竹北) 服務國中的弱勢小朋友以及舉辦六校聯合辯論比賽訓練我們口才。在滿場約 300 多人的禮堂打辯論賽以及領獎是很特別的經驗。南友會與系學會性質相似,我都負責活動的部分,包含台大知名學生活動,南友之夜與生技之夜,均為活動組參與人員,並為劇與舞之負責人。此外有許多小活動皆積極參與。為了陶冶人文音樂素養,我加入了烏克麗麗與國標舞社,增進自己對音樂與舞蹈的鑑賞能力。因為愛好大自然,我也加入機車研究社,和大家一起騎車探索自然之美。也騎過單車環過台灣本島,歷時12天,每天都在騎單車,第一天非常累,咬牙撐過後,就開始享受寶島台灣的美,而讓我更加深深的愛著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
    在閒暇之餘,我擔任家教和孩子接觸,一開始我只是單純的貼補家用,直到我遇見了一個孩子,改變了我的想法。從他的進步與和他的相處,我發現我漸漸愛上了教學。為了驗證這是否是自己的錯覺,我進入補習班,也開始增加學生數量與修習台灣大學教育學程。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指導學生,也發現教育才是改變台灣最大的根本。當各種社會亂象出現時,大家往回檢討,都會說教育出了問題,可以證明教育為立國之本,為百年大計,因此我毅然決然的決定走向教育這條不歸路。科學家牛頓說過:如果我看得比別人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If I have seen further,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而我的夢想與目標,就是成為我的學生們的小小巨人,讓他們站在我的肩膀上,看得更遠 ,有著更廣闊的想法與思考,成為一個下一個國家社會的支柱。

留言

熱門文章